径山人文历史History
杭州径山寺专题

【明代】径山和径山禅寺的历史

作者:径山旅游网来源:www.itemmo.com访问:106人次时间:2018-05-21

明洪武三年(1370年),径山第五十三代住持愚庵智及(1311-1378年)为南浦绍明的《建长明南浦四会录》题词。

明洪武四年(1371年) 径山第五十五代住持季潭宗泐(1318-1391年)奉诏入京创《赞佛乐章》,赴西藏取经,后辞官回杭。

明洪武五年(1372年),明使僧无逸克勤的书状、中国散伕的圣教目录、虚堂智愚作铭的天台大师真影,送至比睿山(即天台山)。

明洪武八年(1375年),季潭宗泐为南浦绍明的《大应录》作《日本国建长寺明禅帅语录》一序。

明洪武十年(1377年),日本临济宗僧义堂周信(1325-1388年)、辻善之助的《空华日用工夫略集》记载:“过如意庵。谢可藏主,且间江南近年儒佛二氏人物,则禅林诸老往往西归,今性温恕中一人,儒则宋景濂而已。大明开国仅十一年,天下诸道诸寺观大半遭火未复。两浙五山、径山、灵隐火后凄凉,径山尤甚,居僧不满百人”。

该年,朱元璋命宗泐出使西域。


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径山第六十代住持呆庵普庄(1347-1403年)奉旨宣讲“三经”,留住径山。永乐元年十月示寂于不动轩,塔于凌霄之阳。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朱元璋勅径山寺“常驻田地虽有税粮,仍免杂派,僧人不许克当差役”。

明永乐元年(1403年),径山冶铸大梵钟。

明永乐二年(1404年),径山第六十一代住持岱宗心泰(1327-1415年)为《绝海和尚语录》作跋。

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明成祖“颁御制径山赴会僧勅谕别见”。

明正德六年(1511年)径山僧人惠诚提出废“十方住持制”,改为“分房制”,分十八房。至此,径山因内部原因开始走下坡路的历程。

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紫柏刊刻《大藏经》自北迁南移径山,史称《径山藏》。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钦差司礼监太监孙隆颁施《大藏》(即《径山藏》)一部,勅谕别见。”

明万三十一年(1603年),爆发“妖书案”,紫柏被诬冤死狱中。

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径山大殿倾圯,无人过问,后由沈季文等筹款重修。

明代,径山培养了一批著名的禅宗人才弘法各地,成为径山法嗣中的高僧大德。

见心来复(1319~1391年),径山五十代住持南楚师悦的法嗣,元末明初高僧,与径山宗泐齐名,与文学家虞集、欧阳元功友善,有《澹游集》存于世。


达观真可(1543-1603年),号紫柏,世称“紫柏尊者”或“紫柏大师”。紫柏倡导议刻《大藏》(即后来的《径山藏》)方册,并命弟子道开总其事,于万历七年(1579年)在径山寂照庵开刻,历时十年;万历十七年迁五台山;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复迁到径山寂照庵,由紫柏弟子体玄、幻予负责刊刻;万历间,“谋藏板善地”而募复建径山化城寺,藏刻板其地;后又因水患化城寺,再复迁移至径山寂照庵,可谓历经周折,最后由紫柏的弟子澹居法铠继刻藏之业。紫柏在径山主持刻藏册期间,亲自撰写《径山佛殿缘起》劝缘疏,并由郭庵观和无边海两位禅师于万历四十年(1612年)主持修复了径山寺大殿。紫柏圆寂后,安置于径山寂照庵刻藏道场供祀,复葬于后山黄沙滩,再择地于径山文殊台,安灵骨于塔,是为“紫柏大师塔”,今其塔尚存。


月亭明得(1531~1588年),嗣法于径山万松禅师,与陆光祖友善,道誉益隆,声名远播,茶毗后塔于径山。

憨山德清](1546~1623年),出家先礼径山,是《径山藏》刊刻的得力者,著有《径山录》、《紫柏尊者全集序》、《八十八祖道影赞》、《观老庄影响论》、《紫柏大师塔铭》、《径山凌霄峰记》、《梦游集》等。

闻谷广印(1566-1636年),号瓶窑,曾住径山白云庵;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在石濑重建了瓶窑真寂院;钱谦益的《种树记》还记载了闻谷广印发起募捐在径山种树。


明代,日本仍有一些日本人来径山学法。

明洪武元年(1368年),日僧如心中恕入明求法,登径山参谒径山第五十五代住持季潭宗泐。

明洪武四年(1371年),日僧绝海中津(1336—1405年)、汝霖良佐登径山拜访季潭宗泐。宗泐邀绝海中津出任后堂首座,力辞不就。绝海中津(1336-1405年),临济宗梦窗派之僧,法讳中津,初号“要关”。入明后,季潭宗泐授以“绝海”一号,亦称蕉坚道人。

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日僧瑚海仲珊(1402-1469年)入明向径山第八十代住持月林镜月求教一年。

明成化三年(1467年),日画僧雪舟等杨(1420-1506年)上径山,并绘成《径山图》。

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日僧湖心硕鼎 (1481-1564年)登径山与径山第八十二代住持法生化义(号如显)论经说法。湖心硕鼎的助手策彦周良(1501-1579年)于明嘉靖二十年(1541年)前后参访径山,并留下了《径山寺》诗一首:“远上径山途有无,草深一丈法堂衢。一支佛法渐东海,早指扶桑回履凫。”

明代,未见径山寺弟子再赴日本弘法传播径山文化。


自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日僧俊芿入宋登径山谒第三十代住持蒙庵元聪学杨岐禅始,至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日僧湖心硕鼎(1481-1564年)登径山与径山第八十二代住持法生化义(号如显)论经说法,并于明嘉靖二十年(1541年)留下了“远上径山途有无,草深一丈法堂衢。一支佛法渐东海,早指扶桑回履凫。”——《径山寺》诗一首终,前后历经343年,日本把以径山文化为代表的江南文化全部学到手,从禅学、茶学、绘画、建筑、花道到生活的各个领域,无不涉及。大和民族变得越来越像汉族,成了我们文化的继承者,并且在元中后期某些方面开始实现了超越,再加上蒙元、回明、满清三朝异族的统治,进行了残酷的文字狱与思想钳制,奴化教育,愚民政策,中华文化从此一蹶不振。 


明代,有许多文人墨客、官员、僧人上径山朝拜,有留下不朽诗篇的,有捐钱出力的。

明初大臣、文学家宋濂(1310~138年),写有径山《古鼎和尚四会语录序赞》、《悦堂禅师四会语序》、《重刊寂照和尚四会语题辞》、《径山愚庵禅师四会语序》、《竺远源公塔铭》、《明辨正宗广慧禅师径山和尚及公塔铭》等。

大中丞沈季文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捐资修建径山大雄宝殿,并为径山修大雄宝殿撰写了《径山重建大殿募缘疏》,留有《过寂照庵》。

吏部尚书陆光祖,留有《募刻大藏经序》、《题传衣庵缘册》、《重刻五灯会元募缘文》、《月亭得法师塔铭》、《游径山》等,是刊刻《径山藏》的鼓吹者、行动者。

于玉立,又名于贺,字中甫,金坛人,刑部主事,员外郎。积极与陆光祖、冯梦祯等议刻“方册藏板”;为紫柏真者建塔于文殊台。留有《赠幻余密藏二师唱缘刻大藏叙》。

瞿汝稷(1548—1610年),字元立,号那罗窟学人,幻寄道人、槃谈等,常熟人。议刻“方册藏板”,汝稷乃为文导诸善信,共襄斯举;为幻予撰写塔铭。


陈瓒(1518—1588年),字廷祼,号雨亭,常熟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进士,历仕江西永丰知县、刑科给事中、会稽县丞、刑部左侍郎。议刻“方册藏板”。留有《赠幻余密藏二上人唱缘刻大藏序》。

朱国祚(1559—1624年),字兆隆,号养淳,嘉禾(今浙江嘉兴)人,内阁大学士。与其子朱大酋一直扶持檀施径山下院真寂禅院。

陈懿典,翰林学士,号如岗,嘉禾人。议刻“方册藏板”。

窦子称,号淮南,安徽合肥人。万历二十年进士,泉州知府,督学湖广,福建左布政使。曾参与“督同司理孙公榖、余杭令戴公日强清复化城。”

王在晋(?-1643年),大司马,历官中书舍人、江西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兵部侍郎、南京兵部尚书、兵部尚书。字明初,号岵云,江苏太仓人。曾经亲历化城寺清复。留有《重复双溪化城接待寺碑记》、《与铠公》、《游径山记》、《游径山二首》等。

礼部尚书胡滢(1375—1463年), 在寻访建文帝时曾经上径山,并为径山第五十代住持写有《月江净师圆照塔铭》。

虞淳熙(1553-1621年),兵部职方事、礼部员外郎,字长孺,号德园,浙江钱塘人。护持瓶窑禅师以及径山常住。

翁汝进,兴化知县,南邢部主,浙江会稽人,字子先,号周野。护持径山常住及诸静室。

洪瞻祖,号清远,杭州西溪人。护持径山常住及诸静室。 


沈克宪,吴江人, 缪希雍(1546—1627年 ),常熟人,明代著名医学家,笃信佛,曾多次上径山。主要事迹有二:一是发起移紫柏塔倡议,并与金坛的于贺资助紫柏弟子法铠将紫柏墓塔移至径山文殊台重葬。二是他与于贺等人,损资二百金,买下寂照山,以供养僧众,并请自光禅师主持寂照道场。留有《秋日双径寻幽》。

吴用先,号本如,大中丞,桐城(今属枞阳县)人,与紫柏友善,十分关心径山,事迹有四:一是为支持紫柏大师刻《径山藏》方册,亲自发起重修化城寺,写有《题重兴化城接待寺疏》,并与陆五台等资助修复径山下院化城寺;二是替径山下院太平万寿寺撰写《清复径山下院太平万寿禅寺庄田碑记》;三是请紫柏弟子法铠主刻《径山藏》(见其《请澹居铠公主刻藏》、《请慈门主化城》),且每年出银一百两助刻藏。四是当澹居乱法,大砍化城寺合抱古松卖钱时,直接驱逐法铠,并请慈门禅师主化城法席(见其《寄慈门师》),而仍蹈前辙,呼吁官方钱太史进行干预保护,为保全化城寺而大声疾呼。


大学士朱国祯(?—1632年),号平涵,湖州人,与瓶窑禅师友善,尝问法瓶窑;天启元年(1621年)为瓶窑真寂院的重建写了《重建真寂院记》。 


吴伯与,字福生,号师每,广东安察司副使、浙江兵巡道,安徽宣城人。他游径山时曾手书《戒晕酒》——“欲海横流,热焰转炽,故味为嗜性之首而齐,乃断爱之根。僧家返清凉绝贪求,即粒米茎菜尚无虚用,至其覈因果、明罪福,凡戒杀放生无非善缘。若常人食肉,尤比之曰人搏人也。况僧不持斋,不甚于食他肉而补秽身乎?!惟戒足以护法,惟斋足以居心。至人守若严城,御若坚兵,诚为醍醐,岂贮秽器斋疏即为甘露耳。徜寺僧酒肉破戒,即不名为清净僧,便当驱除还俗。徜游人必携酒肉入寺,何取以腥燥浊体枉向佛门参礼耶。凡我四辈永坚一心,无种地狱之深因,甘受来生之恶报。——并示勒于石,他还写有《晚上径山》、《登径山次韵苏长公韵》与《游径山记》。


王在公,号芥庵,杭州郡丞,江苏昆山人。弃官礼峨嵋山,后又居径山,倡导孝廉徐仲容捐资购买木材,易径山大殿台柱子,葺龙王殿与般若轩。还同朱鹭——西空老人,著有《建文书拟》、《名山游草》——检阅了径山藏经板。写有《安乐寺募建殿堂及供单缘起》、《径山初夏》、《贝林禅师高行耆宿也,居天目有魔难作此招之》、《题传衣庵》等。


冯梦祯,字开子,国子监祭酒,嘉禾(今浙江嘉兴)人。家有“快雪堂”,著有《历代贡举志》、《快雪堂集》、《快雪堂漫录》等。紫柏在径山创刻大藏经板,他议刻“方册藏板”移至寂照庵,再议移化城,撰修复化城寺《议复化城缘引》和《刻大藏缘起》,资助修复径山下院化城寺以供刻经板场所,出力甚优。留有《题径山松源楼》、《请幻予密藏二上人住径山启》。


黄汝亨,字贞甫,万历进士,江西布政司参议,杭州仁和(今浙江余杭县)人。著有《天目游记》、《廉史传》、《古奏议》。对化城寺驱魔安众,出过大力,写有《重兴化城寺疏》。他曾常住径山,留有《径山游记》、《径山看竹》、《题喝石岩》、《题灵鸡塚》、《游径山和东坡韵》、《题无生上大人募铸铁瓦疏》。天启四年(1624年)还写了《径山志序》。”


王世贞(1526~1590年),字元美,号凤洲,又号令州山人,嘉靖进士,授刑部主事、邢部尚书,大司寇,太仓(今江苏太仓)人。史学家,能诗善文,著有《弇山堂别集》、《觚不觚录》、《弇州山人四部稿》、《读书后》、《王氏书苑》、《画苑》等。他曾游径山,并为径山撰写《刻大藏缘起序》一文。


顾大章(1576~1625年),字伯钦,常熟(今江苏常熟)人。万历进士,福建泉州推官,刑部员外郎,任礼部郎中,陕西副使。后被捕,自缢狱中。他曾出资相助径山下院真寂院、安乐寺的重建与修建。


王肯堂(1549~1613年),字宇泰,金坛(今江苏金坛)人。万历进士,福建参政。明代医学家,著有《古今医统正派全书》、《证治准绳》、《六科准绳》。王肯堂崇奉径山,留有《请廓庵观公住持径山大殿启》,曾力邀廓庵观公禅师主持径山法席。观公住持径山后,在沈季文,紫柏大师的倡助下,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发起修缮大殿。


吴之鲸,字伯裔,杭州仁和人。万历举人,浮梁(今江西景德镇市)知县,上饶令。著有《武林梵志》。他曾游览径山,撰有《径山纪游》、《妙喜庵》、《访闻谷禅师于观音殿修不语期》。

唐龙(泷),字虞佐,号渔石,兰溪(今浙江兰溪)人。正德进士,凤阳巡抚),刑部尚书、吏部尚书。曾游径山,在天水坑(开山坑)岩上书刻“玉芝岩”。


韩昌箕,字仲弓,乌程(今浙江湖州)人。曾游径山,在天水坑的川字石上书刻“喝石”二字,又在“祖师庵”遗址东边、紧挨“喝石”的北边岩石上书刻“喝石岭”三字。

王宇春,字季和,江苏常熟人。他倡其兄宇熙、宇新刻径山大慧宗杲禅师撰写的《正法眼藏》,助建径山下院瓶窑真寂院、余杭安乐寺。


王蒙亨,号中泉,余杭人,曾为余杭县令,率先捐田40余亩倡导修复径山下院化城寺。

宋奎光,字培岩,江苏常熟人。万历举人,余杭县教谕。天启四年(1624年)受李烨然之嘱撰写《径山志》14卷。留有《募建普庆福田寺疏》、《题无从禅师径草》、《题化城慈门师募斋僧缘疏》、《寒翠楼记》、《宿化城同孟芳赋赠慈门禅师》、《径山登凌霄峰有述》、《无从禅师重开大安古刹有赠》、《龙井树下与昙衍禅师》、《同马令公访上水池明空上人有赠》等。径山要记住并感恩宋奎光的辛勤付出。


李烨然,山东泰安汶阳人,明万历三十八年三甲四十三名,进士,曾任陕西渭南市蒲城县令,任上刊行《径山寺志》十四卷。留有《径山志序》、《次苏长公游径山韵》。径山要记住并感恩李烨然的决策与远见。


钱谦益(1582-1664年),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又号东涧遗老(东涧老人),常熟人。明万历三十八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崇祯朝礼部侍郎和南明弘光朝礼部尚书,为著名藏书家、文学家,被推为东南文坛祭酒,著有《初学集》、《有学集》、《开国群雄事略》、《列朝诗集小传》等。后降清,为礼部侍郎。钱谦益与径山有缘,喜欢径山,所以用径山的“东涧”作为自己的号,表明自己是径山人,写有《宋文宪公护法录序》、《题无生上大人募铸铁瓦疏》、《化城寺迎佛饭僧募缘疏》、《题径山下院安乐寺重建禅堂疏》、《答宋元实》,以及闻谷广印径山《种树记》。

明代,日本文献中与径山有关的记载。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播磨人忠庵昌佐持一画轴来到一休和尚处,上画神通广大的北野天満神,入径山无准之室得传法衣之事。


明永乐十四(1416年),现存最古的天神作品是此年惟肖得严题赞的图像。

明宣德九年(1434年),圣一派的愚极礼才(1373-1452年)在《北野志》二月廿五日条明确记载,菅原道真是十一面观音的化身,曾参无准。


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卧云日件录拔尤》六月十五日条:“侍衣出公府文库所藏诸祖像,挂之炉闲,盖防蠹毁也。大抵皆半身像。大惠像,有无垢居士赞,云:生生狞狞,突突兀兀,四山大火聚,满地无明窟。人言是麁行沙门,我道是牛头狱卒。参禅人,稳着脚,刺苈林中才蹈着,祖师鼻孔都输却,点捡将来,多年粪药。无垢居士赞。又临济像二幅,皆有赞。一云:蒿枝子拂着,便作狮子吼。一喝如迸雷,须弥山倒走。妙智居士。以临济祖师索赞,远孙宗杲谨题。一云:黄檗棒头曾不动,高安滩畔错商量,从遍界生荆棘,佛法无一寸长。法孙德光稽首赞。此外赵州、密庵、无见像,皆非自赞。佛鉴像二幅,皆自赞。中峰像,自赞。偃溪像,自赞。”

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卧云日件录拔尤》一月十九日条:“防州怡云谓人曰:吾闻唐人说,径山回禄时,大惠塔独全。无准怒曰:土地神龙王私心,偏护大惠塔何也。拿袖扇火,欲烧其塔。然龙王拥护所致,遂免其厄。盖大惠四十一世为大善知识,无准为四十世大善知识,以一世修行之优,其塔不坏。想怡云有据而言乎云云。予曰:寻常传言,无准七世大善知识,不知孰是。”


《卧云日件录拔尤》四月一日条:“上生院主竺华来,话次及慈氏和尚编贞和集,不载大觉禅师颂之事。又曰:近闻花园日峰谓:东福光藏院直宗,本大觉弟子也。将入大唐时,大觉以语录就痴绝求序。直宗入唐,痴绝已迁化。时虚堂旺化,因请其序,虚堂一见,就语录中,窜灭偈颂,然序而还之。直宗持归呈大觉,大觉大怒,便付一炬。由是直宗嗣东福圣一。然则慈氏不采其颂,亦有旨欤云云。予谓:日峰即虚堂孙,或为美先祖具眼而云尔乎。大觉亦一代大善知识,岂无一偈可采哉。”


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卧云日件录拔尤》闰十月五日条:(清水寺)“定水庵主来,出佛光墨迹,令予读一遍,起头有□□不□□□□□广学多闻之语。中间有张书记、李藏主之□□盖张三李四之例也,非一人名。” 明景泰三年(1452年),《卧云日件录拔尤》八月九日条:“一华来,天英来,三人谈谑。(中略)又曰:东山外集芭蕉之语,非芭蕉主丈之谓。盖大惠上堂,蕉芭蕉芭云云。凡自径山出行之僧,若有持此上堂语者,不问而过之,故此十道符也。易东禅抄云尔。予曰:盖在唐僧传说乎。”


明景泰六年(1455年),《卧云日件录拔尤》十月十五日条:“圣寿寺坊主来,茶话之次曰:建长寺后冈,有华严塔,弥登高处,有大觉禅师、佛光禅师宴坐岩窟,岩闲有窗,见富士山。”

明景泰七年(1456年),《卧云日件录拔尤》九月廿八日条:“天英来,袖出蒲室四六私抄见借。因话,前辈皆讲此殊,义不同。惟肖尝曰:吾四六稿,以绝海住相国疏为压卷,盖贵其人耳。非此疏佳也云云。由是观之,蒲室四六,以虚谷住径山草疏冠于卷首。”


明天顺元年(1457年),《卧云日件录拔尤》四月十七日条:“云章来,因曰:肥后国竹林寺,乃东福开山高弟耕叟道场,门中以菊池状,望入诸山列。耕叟,讳仙原,自镰仓上洛,时佛光有送行颂。”


明天顺三年(1459年),《碧山日录》二月廿二日载曰:从前,大宰府太守之女生癫狂之疾,医生亦无策。某日,一位自称是大宰府天满神的求助说,自己想成为神仙,但因身上沾满了污垢无法实现,如想除污必须集僧千人齐诵法华经,而且这千僧得不淫之众。得知此事的圣一国师说自己能行,于是作方丈,四面挂上十串水晶念珠,独自一人端坐其中诵经,为千人圆功德,不料太守之女的病当日就痊愈了。之后,天神来到国师前,希望收自己为弟子,国师说自己曾渡宋师事径山的无准师范,如有意,公亦可。于是,天神遵命入径山参无准。藏光庵有无准像,据称是因国师之求无准的自赞像。


此年一休、虚堂同身说开始流行。在日本有人出售中国人画的虚堂智愚(1185-1269年)像。

明成化元年(1465年),此年,一休成为大灯派五世传人,被称为“大灯五世”。


明成化二年(1466年),《卧云日件录拔尤》五月七日条:“等持院主栴室来访,话次及北野天神无准之事。栴室曰:某童年,侍胜定相公五年,大内德雄居士,就正禅院,奉请胜定院殿,德雄以天神像献相公。先谓某曰:此像珍秘久矣。今日相公辱来临,殊以献之,盖牧溪笔无准赞。赞有小序云云,某持以呈相公,细述德雄意,时严中和尚,隔墙闻此,问某其赞如何?只诵三四句曰:凌霄峰顶梦醒后,袖里遍界香,其余不记。严中曰:唯此二句足云云。近时严中和尚,三十三年时,其弟子周甄西堂,为斋请使来,谓曰:先师故纸中,记此事云云。予曰:天神参无准之事,或无来历,人疑之,如今所闻,无准已拿所梦,命其第子牧溪图之,乃自作赞。此事若实,此外求甚广来由。予又拿愚极所话,及华岳寄所记之两事。告之栴室。命继书记到胜智院,寻忍西堂,问祖师日记内,有天神像来历否?曰:未知之云云。”


《卧云日件录拔尤》九月廿四日条:“咲云来,云曰:圣德太子母问,何经可常受持?太子为书理趣分,盖大般若经未来时也。又曰:大明老皇帝,乃由良(兴国寺)开山(无本觉心)再诞也。又曰:老皇帝,常居板屋,此亦日本前生所居如此故也。又曰:天神参无准像,大唐亦画之,以卖云云。”

明成化三年(1467年),一休从此年自称“虚堂七世”,强调自己为虚堂之末裔。

明成化二〇年(1484年),七月十六日,宁波人张应麒为日本大德寺僧一休宗纯的画像作赞。


明弘治九年(1496年),四月十六日,受园城寺尊通之托,随同遣明使入明的一休宗纯的弟子宗印,登上大兴隆寺,请思胤看尊通偈颂。思胤随即和诗一首托付宗印转交。


径山旅游为您提供::
温馨提示:本平台为大家推荐径山寺禅茶景区、双溪漂流景区及山沟沟生态景区民宿!联系电话:15990075792

您可能需要:

Copyright @ 2022 径山旅游网-天目精舍 iTemMo.Com | 广告赞助联系:15990075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