径山人文历史History
杭州径山寺专题

【元代】径山和径山禅寺的历史

作者:径山旅游网来源:www.itemmo.com访问:100人次时间:2018-05-21

至元十二年(1275年)、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径山两次被焚,径山四十三代住持云峰妙高(1219-1293年)分别于至元十七年(1280年)、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募化重建。

云峰妙高先后礼谒过痴绝道冲(径山第三十五代住持)、无准师范(径山第三十四代住持)等禅德,最后投偃溪广闻(径山第三十七代住持)座下,偃溪广闻禅师则是径山浙翁如琰(径山第三十二代住持)之法嗣,佛照德光(径山第二十八代住持)之法孙。在径山礼师习禅期间曾于宋咸淳二年(1265年)募化建设东磵桥,至今完好保存着。


云峰妙高曾于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赴京上奏元世祖忽必烈,当殿与众辩论,阐扬禅教宗旨,力挽毁禅宗之狂澜;忽必烈赐云峰妙高食禄皇饷。

元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灵隐寺虎伏净岩上殿力劝元世祖“戒勿杀”后归主径山,为径山四十四代住持。净伏善书工诗,编著《虚舟和尚语录》;著名弟子有明极楚俊、即休契了、南楚师悦等。


本源善达,径山第四十五代住持,在寺庙东路的半山建大圆院一座,接持云水僧侣。

元延祐间(1314年一1320年),仁宗赐径山第四十六代住持晦机元熙禅师“佛智禅师”之号、径山下院“普庆福田寺”额。元代翰林直学士兼国子祭酒虞集(1272~1348年)为其作塔铭一篇(见附一),并留有《送见心上人之径山》诗一首:“一山蓦直勿岐差,双径峰前路不赊。若有剑光冲北斗,更愁帆影落谁家。曲江水暖花千树,古道秋高月一槎。记取题诗相送处,鹭鸶和雪立芦花。”


径山四十八代住持元叟行端(1255一1341年)初参径山四十一代住持藏叟善珍禅师;至治二年(1322年),径山虚席,元宣政行院请元叟行端补席,至治三年诏命为径山住持,至正元年(1341年)终于径山方丈室。自元大德以来,成宗、仁宗曾两赐金襕袈裟,分别赐号“慧文正辩禅师”和“佛日普照禅师”,泰定元年(1324年),元泰定帝下旨召径山元叟行端禅师进京作“降玺书”,并赐金襕袈裟。元代翰林直学士黄溍(1277- 1351年)撰有《元叟行端禅师塔铭》(见附二)。


径山第五十一代住持古鼎祖铭(1280-1358年),元叟行端法嗣,元至正七年(1347年)主径山,元帝惠宗特赐祖铭“慧性文敏宏觉普济禅师”之号。元至正十年(1350年),祖铭为径山历代祖师立“祖师名衔”碑石,正面刻菩提达摩、国一大觉禅师等72位祖师的名讳、名衔、籍贯、忌辰,背面刻其所作的《五峰诗》五首。元末参知政事危素(1303~1372年)撰有《古鼎祖铭禅师塔铭》。


元末明初无神论者谢应芳(1295~1392年),一方面著《辨惑论》,反对佛道宗教;一方面与径山五十四代住持悦堂颜禅师交往友善,留有《寄径山颜悦堂长老》——其时退居昆山州城之南扁,其室曰“城门小隐”:“每忆城南隐者家,昆山石火径山茶。年年春晚重门闭,怕听阶前落地花。” 


元代径山法嗣高僧 径山四十六代住持晦机元熙法嗣石室祖瑛(1291~1343年)先后主明州隆教寺、杭州万寿寺、明州雪窦寺、育王寺。 径山四十八代住持元叟行端的法嗣楚石梵琦先后主天宁永祚寺(1328年)、杭州凤山大报国寺(1335年)、嘉兴本觉寺(1344年)、嘉兴报恩光孝寺(1357年)。留有《径山诗》八首,其《题径山》特佳:“五峰之瓣欲东垂,当寺一峰如覆杯。高极上通闻笑语,断崖终日见楼台。下方凤舞千山去,绝顶龙分两道来。却忆坡仙三百载,壁间诗句逸风雷。”明代姚广孝撰有《西斋和尚传》(见附三)。

雪岩祖钦(? -1287年),径山无准法系,先后主潭州龙兴寺、湖州光孝寺、江西袁州仰山。留有《雪岩祖钦禅师语录》。

高峰原妙(1238-1296年),雪岩祖钦法嗣,元十六年(1279年)入西天目龙须山狮子岩结茅,为狮子院。

中峰明本(1263-1323年),高峰原妙法嗣,明本诗、书、画皆工,为元代著名诗僧,留有《天目中峰和尚广录》三十卷。


径山第五十代住持南楚师说的法嗣见心来复(1319~1391年)于定水院开始弘法,历住鄞州天宁寺、杭州灵隐寺等,颇有诗名。

元代,日本僧侣继续来径山学禅求法。

元至元十六年,即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日僧杰翁宗英、无及德诠受北条时宗派遣,上径山礼请无学祖元赴日弘教。1280年归国。

元大德二年(1298年),蒙禅人居径山,守希叟绍昙塔。

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雪村有梅入元求法,凡21年,曾上径山求教于径山第四十七代住持虚谷稀陵。

日僧约翁德俭(1244~1320年)元代来中国八年,先后参谒过径山住持虚舟普度、藏叟善珍、晦机元熙,回国后投建长寺寺为首座,后分别住长胜寺、净妙寺、东胜寺、禅兴寺、建仁寺、龙峰庵,最后诏命为南禅寺第四世住职,接替一山一宁(径山弟子)的法席。


大德三年(1299年),元成宗决定与日本道好,封痴绝道冲法嗣一山一宁为“江浙释教总统”,率径山僧人石梁仁恭出使日本,留日弘法,日本朝野尊为“一山一宁派”。日本天皇赐号“妙慈弘济大师”。

天历二年(1329年),径山四十四代住持虎岩净伏之法嗣明极楚俊年应日本之邀东渡传教,先后在建长寺、建仁寺、南禅寺等名刹任住持,赐号“佛日焰慧禅师”。


嵩山居中(1287~1346年)分别于至大二年(1309年)和延祐五年(1318年)入元求法五年,居径山时间最长,连参虚谷希陵、元叟行端两任径山住持。归国后,分别主京都西禅寺、南禅寺、建仁寺、广灯院、圆觉寺、建长寺、瑞云庵。


寂室元光(1290~1367年)于延祐七年(1320年)入元求法,曾参谒径山元叟行端。回国后,创建冈山永德寺、神崎永源寺、本净寺,分别住持山梨县大和村的天目山栖云寺、福岩寺、慈贺往生寺。

日本水墨画大师、南浦绍明的法嗣可翁宗然(?~1345年)于延祐七年(1320年)入元求法十年,曾登径山参元叟行端。归国后,分别住博多崇福寺、京都的万寿寺、建仁寺、京都南禅寺,创建大阪府长松山禅通寺。


铁牛景印于元至治元年(1321年)入元求法,曾到径山挂搭习禅,求教于明极楚俊,并邀请其赴日传教。

中岩圆月(1300-1375年)于元泰定二年(1325年)首到江浙沿海,巡礼各山,一呆八年。元至顺三年(1332年),中岩圆月和日僧大辩正讷一起上径山礼拜后归国,其主张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为吴太伯子孙。径山第四十八代住持无叟行端禅师之法嗣楚石梵琦有《无相赠日本讷藏主》:“法身无相,直下分明,眼不见色,耳不闻声。虽是不闻不见,却解随几应变。自从打破太虚空,舜若多神常对面。”日僧龙山德见也有《送讷藏主归日本》。

天岸慧广于元泰定二年(1325年)入元巡礼各山,在径山劝请竺仙梵仙东渡日本云:“我观此土,皆无丛林,唯日本尚有;若不信,则同往一观而回。”


友山士偲(1301—1368年)于元天历元年(1328年)入元求法十八年。至径山参谒径山第五十代住持南楚师悦禅师,得器重,任径山万寿寺的后版之职。归国后,分别主山梨净居寺、山城安国寺、东福寺,并山崎创建正地藏寺。

士林得文(文侍者)奉北条高时之命乘“明极楚俊招请船”于元天历元年(1328年)前往径山迎接明极楚俊,恳请竺仙梵仙东渡。


性海灵见(1315~1396年)至正二年(1342年)入元求法。曾参见径山第五十二代住持竺远正源禅师,又至径山万寿寺下院(万年正续院)做入牌佛事,并把虎关师鍊的牌位置院中。留有《莲》诗一首:“亭亭抽水清于碧,片片泛波轻似舟。十里西湖风景好,六桥烟雨忆曾游。”归国后,分别住持三圣寺、东福寺、天龙寺、南禅寺、光禅院、退耕庵,是兴胜寺开山。


无梦一清于元至正十年携带其师傅玉溪慧瑃的顶相到径山,受到古鼎祖铭的赞誉。当年,与龙山德见等入元日僧18人同船回国。

大拙祖能于1344年入元,在元14年,礼径山第四十二代住持虚舟普度塔和参拜无准师范的万年正续院之塔。

无我省吾于1348年入元,曾登径山礼虚堂智愚塔。1357年归国,径山五十五代住持季潭宗泐、径山无叟行端禅师之法嗣楚石梵琦分别送饯别诗。

大初起源于1351年入元,嗣法径山杰峰愚法。


少林如春于1357年入元,曾参径山,五十三代住持愚庵智及留有《示日本春禅人三首》:“其一:少林春色遍遐荒,不隔扶桑与大唐。三拜起来依位立,无端好肉自剜疮。其二:扶桑人种陕西田,打着南边动北边。遍支那知落处,阿难依旧世尊前。其三:参禅只要了心地,欲觅了时无了时。未跨船舷三十掊,老僧失却一茎眉。”径山法嗣楚石梵琦有《送日本春侍者》:“七佛已来,皆有侍者。辅弼宗师,作成法社。香林在韶阳,闻指示暗抄。临济验洛浦,拽拄杖便打。拼性命断知解,岂肯认奴作郎。随他指鹿为马,近来车载斗量。漫说云兴瓶泻,春禅幸自英灵。见地须交脱洒,忽然光明盛大。可见风流儒雅,何也。阿魏无真,水银无假。”

格首座于1357年入元,曾参径山,五十三代住持愚庵智及写下《 格首座归日本次韵》:“是不是非不非,肩横七尺乌藤枝。从来首座有长处,脚未跨门吾已知。不用说心说性,何须象席打令。问讯烧香吃茶,分明如镜照镜。昨夜文殊普贤,起佛见法见。贬向二铁围山,休论梦升兜率。剑挂眉间。翻身靠倒扶桑国,南海波斯念八还。”

友禅人于1357年入元,径山五十三代住持愚庵智及写下《友禅人请藏经归日本韵》:“善财南询见初友,拈得鼻孔失却口。弹指豁开楼阁门,震遍震兮吼遍吼。益堂远自扶桑来,鲸涛直度无萦回。顺风五日到中国,喜见海山万朵青崔嵬。构得藏典五千四十有八卷,岂惮山长并水远。明朝别我又东还,好把船头轻拨转。须知大法本无传,树林水鸟常敷宣。石城山前重回首,佛日照曜东南天。”


元禅人在径山,东归日本,径山五十三代住持愚庵智及写下《禅人归日东》:“大唐国里无佛法,胸次莫留元字脚。行脚参方合自知,差病不假驴驼药。达磨老臊胡,西来咸大错。人人鼻孔撩天,个个眼生三角。直指人心心本空,见性成佛佛乃觉。春至自华开,秋来还叶落。踏破草鞋归去来,万里海天飞一鹗。”

友山思偲于1328年入元,在元16年,拜径山第五十代住持南楚师说为师。

清洗通彻入元三十余年,曾在径山求法,并任径山寺司藏主。

元代,径山继续有僧侣去日本弘教传法。


南宋祥兴元年、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无淮师范法嗣无学祖元应北条时宗的邀请赴日。无学祖元壮言:“鼻祖遁逾海越漠,戾止中华,流通大法。吾添末叶,敢不蹑武继响者乎?”东渡扶桑后,住建长寺,出任镰仓建长寺第五世住持。祥兴四年(1282年,日本弘安五年),时宗建圆觉寺,无学祖元为开山初祖。祥兴四年(日本弘安九年)示寂,年六十一。谥号‘佛光国师’,后又追谥‘圆满常照国师’。有弟子三百余人,有《佛光国师语录》遗世。 


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无准师范的法孙镜堂觉圆随随无学祖元赴日。先后住镰仓禅兴寺、净智寺、福冈县兴得寺、圆觉寺、建长寺、建仁寺,是兴得寺的开山祖师、圆觉寺的第三代住持、建长寺的第七代住持。其在建仁寺七年,弘化大盛,北条时宗亦感而皈依归禅。谥号“大圆禅师”。


径山痴绝道冲的法孙山一山一宁(1247~1317年)于大德三年(1299年)被元成宗御赐“妙慈弘济大师”之号,并任命为浙江释教总统。同年,受成宗之命,一山一宁与西涧子昙、石梁仁恭出使日本。一山一宁在日本十八年,分别就任建长寺第十代住持、圆觉寺第七代住持、京都南禅寺第三代住持,并到长野诹访郡的慈云寺开山。示寂后安葬于龟山庙(日本第90代天皇龟山恒仁的陵墓)之侧,建塔名日“法雨”,被追谥御赐“一山国师”之尊号,誉为“宋地万人杰,本朝一目师。”一山一宁法嗣著名者有东林友丘、雪村友梅、无著良缘、无著良缘、无相良真、闻溪良聪,通称为“一山派”。


石梁仁恭(1266~1334年)出家于径山,依径山三十六代住持石溪心月而得剃度,是一山一宁的外甥和法嗣,随舅父赴日弘教。历任长野县慈云寺第二代住持、博多圣福寺第十八代住持、京都建仁寺二十二代住持,曾到龟谷山福寿寺主持法席,到佛国山的慈寿寺开山。仁恭精通梵音,这对日本翻译梵语起了很大作用。示寂后被谥赐为“应照慧灯禅师”。

灵山道隐(1255~1325年)径山无准师范的法孙、雪岩祖钦的法嗣,元延祐六年(1319年)赴日弘教。曾任建长寺十九代住持、圆觉寺十二代住持,并于镰仓山建正受庵。谥赐“佛慧禅师”号。

明极楚俊(1264~1338年)是径山四十四代住持虎岩净伏的法嗣。元天历二年(1329年),受日本使节的招请,与竺仙梵仙赴日传教。为建长寺二十三代住持,先后主京都南禅寺、建仁寺、广严院,被赐“佛日焰慧禅师”之号。

元代也一样,许多文人墨客、官员、僧人上径山朝拜,都留下有不朽的诗篇。

于石(1250—?年),宋亡不仕,隐居不出。元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左右曾上径山,留有《半山亭》诗一首:“万叠岚光冷滴衣,清泉白石锁烟扉。半山落日樵相语,一迳寒松僧独归。叶堕误惊幽鸟去,林空不碍断云飞。层崖峭壁疑无路,忽有钟声出翠微。”


元代诗人、翰林学士张翥(1287~1368年),父曾为杭州钞库副使。元大德十一年后,其从隐居径山仇溪旁仇山的仇远(1247~1326年)先生学,曾游径山,留有《题大慧禅师塔》:“大慧谈经地,林园即给孤。凿云藏舍利,鞭石起浮图。风鐸时喧寂,天经忽有无。沙门每来此,三绕作南謨。”留有《辑山村先生诗卷》两首:“昔在垂髫日,今吟薄暮年。牀孤郗氏选,诗得谢公传。故国空戎马,荒山冷墓田。祗令后死者,忍泪读遗篇。”“卷可留天地,诗尝泣鬼神。游仙归化鹤,披发下骑麟。素望髙前辈,青衫老此身。栖霞石表在,终古不成尘。”

奎章阁学士虞集(1272-1348年),曾送见心来复上径山参究禅学,留有《送见心上人之径山》。后见心来复成为径山第五十代住持南楚师说法嗣见;并为径山第四十六代住持晦机元熙写有“塔铭”。

翰林直学士黄晋(1277-1357年),留有径山第四十八代住持《元叟行端禅师塔铭》。


理学家谢应芳(1295~1392年),一生笃志卫道,反对佛道宗教,但又与径山第五十四代住持悦堂颜禅师友善,曾上径山会晤悦堂颜禅师。晚年隐居昆山城南“城门小隐”时,作诗《寄径山颜悦堂长老》寄往径山,表示对悦堂颜禅师和曾品尝过的径山茶惦念不忘。其诗云:“每忆城南隐者家;昆山石火径山茶。年年春晚重门闭,怕昕阶前落地花。”


翰林学士、史学家危素(1303-1372年),撰写有径山第五十一代住持《古鼎祖铭禅师塔铭》。

有“晋唐人法度”之称的浙江儒学副提举龚璛(1266-1331年) ,自称“时予从径山,晦机在淛西宪狱”,并留下了《用元微之寄乐天韵奉怀元晦》:“十宵九梦遣分身,世事翻腾可与陈。天意何时能悔祸,吾徒到处不如人。雨声历历侵残夜,风物凄凄入小春。缩地无方臂不羽,倚楼东望独伤神。”晦机元熙禅师是径山第四十六代住持。

临济第十八代孙、天童寺平石如砥禅师曾陪蕴藏主来径山,留有一首《送蕴藏主省径山元叟》:“山头老汉八十一,如此东南大法城。双鬓又添新岁白,片言能使古风清。为人不用击虎木,养子宁忘舐犊情。明月堂前坐夜深,余光分得到长庚。” 元叟行端禅师,径山第四十八代住持。


一代宗师、大司徒、翰林学士欧阳元功(号圭斋),留有一首《赠古鼎禅师》:“上人力举龙文鼎,坐断凌霄第一关。湖上别来圆镜话,想应照我鬓毛斑。” 古鼎祖铭禅师,径山第五十一代住持。 

浙江儒学提举郑元祐(1292-1364年)早年居杭州时曾经游径山,居吴中后,有僧友去径山,写下了《送僧游径山》:“忆昔苕溪登径山,孩童无识空跻攀。但见五峰削玉倚天外,兼闻众木戛乐下云间。振威何人喝石裂?行脚有僧挑月还。神龙依禅井水立。杜鹃啼血春花殷。孤烟中分白窈窕,一雨忽洗青崭岩。何时复至旧游处,行踪应有苍苔斑。愿从师去不可得,起看罗月空弯弯。”


径山第四十八代住持元叟行端禅师法嗣楚石梵琦(1296-1370年)留有《题径山》诗:“五峰之势欲东垂,当寺一峰如覆杯,高极上通闻笑语,断崖终日见楼台。下方凤舞千山去,绝顶龙分两道来。却忆坡仙三百载,壁间诗句逸风雷。”又,《径山寂照先师元叟和尚赞》:“这慈尊真灭门,是非尽刬,佛祖平吞。藏云克家之子,妙喜四世之孙。用首山竹篦,全提正令,瞎摩醯顶目,巨辟重昏,二十年天下径山。绵里泥团,锦包特石,千七百堂中衲子。棒如雨点,喝似雷奔,掀翻海岳,震动乾坤,把断牢关一句子,金香炉下铁昆仑。”又,《古鼎和尚遗像——祥符林长老请赞》:“四坐道场,一生孤硬,具眼宗师,超方哲匠。三玄三要,擘破完全;一抑一扬,背驰归向。传列祖之灯,息六宗之诤。身非身相非相,天教擎在千峰上。”又,《送径山空维那》:“井底蓬尘山上鲤,大家坐听炉边水。三登九到不惺惺,少室谁云有皮髓。此事将心谩度量,山河为汝长敷扬。虚空开口笑不已,露柱灯笼争放光。兴化打克宾,丛林如鼎沸。须是金毛师子儿,一声哮吼吒沙地。”又,《送径山英首座归鄞》:“凌霄峰头第二座,摩诃衍法曾明破。百非四句俱已离,白雪阳春有谁和。直得含睴亭跳上梵天,东坡池吞却四明山,蓦然倒骑佛殿出门去,棋盘石任苔痕斑。君不见,寒山子归太早,十年忘却来时道,又不见明觉老无处讨。十洲春尽花凋残,珊瑚树林日杲杲。”又,《送弘藏主还径山兼柬西白首座》:“上上上上,到最高高处。望望见青山起白云,云山出没如波浪。大华藏海知几重,重重围绕凌霄峰。须弥绝顶只这是,耳闻迦叶敲金钟。百千万亿四天下,信手拈来无一把。束作龟毛一管笔,经头一字如何写。写得分明说得亲,还他眼目人天人。”


径山法嗣中峰明本(1263-1323年)年届六十高龄时(至治二年,即1322年)不肯服从朝廷的安排来径山寺担任住持(宰相大臣以五山主席交聘,俱力辞),却留有《无准佛鉴禅师》诗一首:“用文武火,行密化周。凤毛麟角,一网齐收。”


《栯堂山居集》有《题径山》诗一首:“攀萝扪石上崔嵬,为访名师特到来。碧眼望穿红日际,青鞋踏破白云堆。松涛振壑鸣天籁,津布春岩动地雷。好境自然尘世别,河须海上觅蓬莱。”栯堂益禅师,径山“大慧杲四世法嗣,得法于净慈隐公”。

径山旅游为您提供::元代径山径山禅寺
温馨提示:本平台为大家推荐径山寺禅茶景区、双溪漂流景区及山沟沟生态景区民宿!联系电话:15990075792

您可能需要:

Copyright @ 2022 径山旅游网-天目精舍 iTemMo.Com | 广告赞助联系:15990075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