径山人文历史History
杭州径山寺专题

【南宋】径山和径山禅寺的历史

作者:径山旅游网来源:www.itemmo.com访问:19人次时间:2018-05-21

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宋高宗准丞相张浚举荐大慧宗杲主径山法席。绍兴八年(1138年) ,宋高宗定都临安(今杭州)。绍兴十一年(1141年),大慧宗杲被诬结党,流放衡州一梅州。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大慧宗杲遇赦。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宋高宗再次准丞相张浚举荐大慧宗杲主径山。自宗杲,临济宗开始在径山独树一帜,是为临济宗之祖。


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大慧宗杲为解决坐夏僧的住宿而建“千僧阁”;资政殿学士、参政李邴作《千僧阁记》。


绍兴十五年(1145年),真歇清了(1088—1151年)主径山,其嗣法曹洞宗。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追谥真歇清了“悟空禅师”之号。《径山志》把真歇清了列为径山寺第十五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可原。大慧宗杲1141年被流放了,1158年又回了,径山总得有人住持。这也让径山有了曹洞宗的历史。


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大慧宗杲建灵泽殿(又名龙王殿),宋孝宗准大慧宗杲之奏,封龙神为“德济显祜广泽王”,并赐玉圭、玉带、黄金瓶及“灵泽殿”额。

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宋孝宗赐宗杲“大慧”之号;隆兴元年(1163年),径山第十三代住持大慧宗杲示寂,宋孝宗亲书赞词:“生灭不灭,常住不住。圆觉空明,随物现处。”下诏将大慧宗杲退居住处明月堂改名“妙喜庵”,并亲书“妙喜庵”以示纪念;又追谥加赐大慧宗杲“普觉”之号,并题“宝光”塔名。魏国公张浚为其撰写“大慧普觉禅师塔铭”。同年,妙空觉明奉旨主径山,承宗杲法席。


南宋隆兴癸未(1163年),南宋政治家、文学家、左丞相周必大游径山,留有《游径山记》 南宋隆兴年间,径山第二十一代十方住待澹堂了明募化得检校少保、殿前都指挥使杨存中舍田13000亩,留下有《化阳和王舍田疏》一文。宋孝宗准予苏州一庄(嘉定甪直镇)13000亩庙产免税。


乾道二年(1166年),宋孝宗偕宋高宗、显仁皇后上径山,御书“径山兴圣万寿禅寺”,悬挂于天王殿大门之上,并拨内帑修建千佛阁。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因宋高宗游径山登凌霄峰,遂建“龙游阁”其上,题殿名为“宝光殿”。


淳熙四年(1177年),密庵咸杰主径山。密庵咸杰于淳熙六年(1179年)在径山寺不动轩居处写就《法语·示璋禅人》(见附四)送给日本求法者璋禅人,现珍藏于日本京都大德寺塔头龙光院,是日本国的国宝,这也是密庵咸杰唯一的墨迹。密庵咸杰对日本人影响较大,日本至今流行“密庵席”、“密庵床”。


淳熙熙七年(1180年),别峰宝印主径山;淳熙十年,宝印创建径山西阁,宋孝宗赐御注《圆觉经解》于径山,命宝印作序,并改名“圆觉阁”,陆游撰《圆觉阁记》;绍熙元年(1190年),别峰宝印示寂,宋光宗谥赐其“慈辩禅师”之号。


南宋庆元三年(1197年),宋宁宗命蒙庵元聪主径山。庆元五年(1199年),径山寺火起龙堂被毁。南宋嘉泰元年(1201年),径山第三十代住持蒙庵元聪重建径山寺,宋庭皇宫和德寿宫均给赍赐相助。


南宋嘉泰三年(1203年),南宋显谟阁直学士楼钥撰有《径山兴圣万寿禅寺记》,与宋孝宗御书寺名刻石立碑。 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朝廷评定禅“五山十刹”,径山寺居首。

南宋嘉定八年(1215年),径山第三十一代住持石桥可宣于直岭之东(今余杭径山镇双溪村化城)创建径山接待寺,宋宁宗亲书“化城”两个大字为寺名,并赐可宣“佛日禅师”之号。


南宋绍定五年(1232年),宋理宗下诏无准师范主径山寺,宋理宗赐书“万年正续”。绍定六年(1233年),径山大火,寺宇被焚。嘉熙元年(1237年),径山第三十四代住持无准师范募缘重建。南宋宝章阁学士吴泳作《径山禅寺重建记》,并留有《径山留赠无准》:“十载京华少得閒,兹游浑似梦中山。僧行古道元无径,云掩重扉更不关。夜语浓时花簇簇,禅机漏处月湾湾。东坡妙喜无人识,往往神游在世间。”嘉熙三年(1239年),宋理宗赐无准师范“佛鉴禅师”之号。淳祐九年(1249年),佛鉴无准示寂。


南宋淳祐二年(1242年),径山又大火。圆尔知道后,劝说谢国明资助木板千片以助径山重建。无淮致书以谢。淳祐五年(1245年),无准师范再次募缘重建径山寺。

淳祐五年(1245年),宋理宗即位。曾下诏谕(见附二),命长洲(今江苏苏州市)、常熟、昆山、嘉定诸县,对径山寺在该地所收的和籴(即寺产田的租米)九千余石蠲免税科。

南宋淳祐九年(1249年),痴绝道冲抗命拒诏走天下后归主径山,次年三月圆寂。


至元十七年(1280年),南宋亡(1279年)后第一年,圆尔以径山规则为蓝本,制定了《东福寺祈祷日鉴》,并呈将军源实经。


南宋时期,径山培养了一批著名的禅宗人才弘法各地,成为径山法嗣中的高僧大德。

径山第十三代住持大慧宗杲的法嗣道谦出世主建宁寺。

径山二十五代住持密庵咸杰的法嗣破庵祖先出世主苏州秀峰山破庵,又居云隐、石笋、卧龙等。

径山三十四代住持无准师范的法嗣祖智出世分别主太湖天王寺、嘉兴兴圣寺、雁荡山能仁寺、绍兴九岩山慧云寺、天台护国广恩寺、临安演福寺、永嘉江心山龙翔兴庆院、宁波天童寺。无准师范的法嗣断桥妙伦出世主杭州南山净慈寺。无准师范的法嗣兀庵普宁从日本归国后先后入天童、婺州(今浙江金华)双林寺、江心山龙翔寺主法席。


径山二十八代住持拙庵德光的法嗣北涧居简出世分别主台州般若禅院、台州报恩光孝寺、吴兴铁观音禅寺、湖州西余大觉寺、同安吉州圆觉寺、宁国府彰教寺、常州显庆寺、常熟慧旧寺、乌程道场山护圣万岁禅院、杭州净慈寺。


南宋时期,日本人来径山学法众多,开启了径山与日本的交往,径山文化源源不绝输往日本。

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日僧俊芿入宋,登径山谒第三十代住持蒙庵元聪,学杨岐禅。南宋嘉定四年(1211年),俊芿学成归国。俊艿在日本倡导律宗,成为日本律宗中兴之祖。赐“大兴正法国师”之号。

南宋嘉定十七年(1224年),日僧希玄道元抵杭州,登径山谒第三十二代住持浙翁如琰。如琰以75岁高龄在明月堂设茶宴款待25岁的道元,至今传为美谈。道元回国后被封“佛法传东国师”,为日本曹洞宗创始人,被尊为日本曹洞宗的高祖。


南宋端平二年(1235年),日僧圆尔辨圆上径山,从无准师范学禅。圆尔辨圆向师求示,无准师范写法语一篇相付(见附五);圆尔求得无准自笔的“佛祖宗派图”和“敕赐万年崇福寺”八大字以及《大明录》、法衣。圆尔向牧溪求得无准顶相的赞诗词。淳祐元年(1241年),圆尔辨圆辞无准师范,携回的一千余卷经籍以及受径山茶种、碾茶方法。其典籍收藏在日本东福寺,具体书目可见《普门院藏书目录》。归国后创日本临济宗“圣一派”,对日本文化发展有很大贡献,日本天皇赐予“宝鉴光照国师”称号,谥号“圣一国师”。

南宋端平二年至嘉熙元年(1235-1237年),性才法心入宋登径山参无准师范,为无准的法嗣。在径山坐禅九年,苦修苦学,坚持不怠。归国后,先后开创松岛圆福寺、十和田法莲寺、茨城天目山照明寺。


南宋端平二年(1235年),湛慧登径山参无准师范,挂足三年。归国后,在九州大宰府横岳山创建了崇福寺,殿门悬挂径山无准师范所书的“敕赐万年崇福寺”之额。崇福寺为日本镇西一带的禅宗中心,属于临济宗的大德寺派所,原天皇所赐的“西都法窟”之额仍悬于山门。

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神子荣尊登径山,从无准师范学禅二年后归国,于佐贺郡河上仿径山创建“兴圣万寿禅寺”,举扬径山禅宗。

南宋嘉熙四年(1240年),日僧道佑入宋随无准师范学禅。并于淳祐五年(1245年),得无准师范所赠《自赞篇》:“从来震旦、日本无禅,少室单传亦妄传。却被道祐等闲觑破,便知老僧鼻孔不在口边。漫把虚空强描貌,好儿终不使爷钱。”得授印可回国,于日本北山创建妙见堂隐居修禅。


南宋淳祐三年(1243年),日僧敬念、院豪、惟仙入宋登径山,参谒无准师范求法(惟仙曾两次上径山求法,为师范法孙)。南宋宝祐元年(1253年)和咸淳三年(1267年),惟仙得印记回国,先后主上田安乐寺和长谷的万寿寺;敬念成为日本福田寺开山住持;院豪成为长乐寺第三代住持,谥赐“圆明佛演禅师”之号。


宋淳祐九年(1249年),日僧心地觉心上径山拜道冲为师,在径山挂搭二期(即一-年),勤学禅要外,还学豆板酱、酱油的酿制技术。次年,到吴兴道场山的护圣万寿寺参荆叟如珏(后为径山第三十八代住持)。回国后,赴和歌山县日高郡的由良鹫峰山西方寺(后改名兴国寺)开山,又至真如寺开山,曾住持登高野山禅定院和京都禅林寺。自创“普化宗”,吸引日本相国皈依禅教、后宇多天皇离宫到禅林寺禅居。觉心被赐予“法灯圆国师”之号。心地觉心归国后,还在和歌山县的汤浅试制豆板酱、酱油获得成功,今汤浅出产的豆板酱、酱油是日本的名产。


南宋淳祐十二年(1252年),日僧无象静照上径山拜径山第三十六代住持石溪心月为师,事师四年,嗣法印可,归国后弘化各方。开创京都平安山佛心寺和镰仓龙华山真际精舍及相模大庆寺,先后主镰仓胡桃谷的法源寺、博多的圣福寺、镰仓的净智寺,成为常陆禅兴寺开山祖师,还到无学祖元开山的圆觉寺分座说法,写有《兴禅记》一卷。赐号“法海禅师”。


南宋宝佑三年(1255年),惟仙第二次入宋求法,登径山谒住持偃溪广闻。同年,日本一条实经等筹藤原氏一族,书写《法华经》三十二卷奉纳径山正续院。无准弟子天童寺住持西严了慧在刻石的年记中有“日本国丞相藤原公舍经之记”。


南宋开庆元年(1259年),日僧俗姓藤原氏南浦绍明入宋求法,至杭州净慈寺谒虚堂智愚,并于咸淳元年(1265年)随虚堂智愚至径山,继续学习,后成为虚堂法嗣。绍明在径山勤究禅学的同时学径山的种茶、制茶技术及径山茶宴礼仪礼规。咸淳三年(1267年)学成归国,虚堂赠言:“老僧今年八十三,无力思索,作一偈以赆形色,万里水程以道珍卫。”南浦昭明回国时从径山带去茶典7部,其中有《茶道清规》三卷,还有举行茶宴所用的茶台子,并把径山茶宴的仪式在崇福寺全盘推行。先后住持福冈筑前的兴德寺、横岳山的崇福寺、京都万寿寺、后相州的正观寺、建长寺,在东山创建了嘉元禅院;自创日本“关山派”,法嗣众多。追谥“圆通大应国师”,命建墓塔于京都龙翔寺,赐名为“智光塔“。

开庆元年(1259年),日僧彻通义介受永平寺怀奘派遣,入宋巡拜五山十刹,三年后回国撰《中国五山十刹》一书,并根据中国五山禅规制订了永平寺的禅规,详细规定了一年四节的礼仪、挂搭日期。义介为永平寺第三世住持,到大乘寺开山。


南宋景定五年(1264年),日僧巨山志源入宋求法,拜虚堂智愚为师。回国后,住神奈川县镰仓山的禅兴寺,是禅兴寺的第二世住持。

日僧义尹是日本皇子,曹洞宗高祖道元的弟子,曾于南宋宝祐元年(1253年)和景定五年(1264年)二次入宋求法,并拜谒径山住持虚堂智愚,将所携带的《道元语录》呈于虚堂,请求作跋。归国后在肥后创建大慈寺。


南宋径山有不少弟子赴日本弘法,传播径山文化,蜚声日本。

南宋淳祐六年(1246年),无准师范和痴绝道冲的弟子兰溪道隆带领弟子义翁、龙江赴日传教,应镰仓执政时赖将军之请,开建长,为建长寺第一代住持,敕住京都建仁。1273年,兰溪道隆在建长寺圆寂,世寿六十六岁,敕赐“大觉禅师”。日本建长寺禁地西来庵有兰溪道隆的墓塔,墓道高大。

南宋淳祐七年(1247年),追随无准师范多年的高丽僧法明离开中国,乘商船渡海赴日本弘法。


南宋景定元年(1260年),无淮师范法嗣元庵普宁在兰溪道隆的引劝下东渡日本;法弟圆尔辨圆迎至东福寺说法,后北条时赖请主建长寺,为第二代住持。普宁与日本的僧俗亲密融合,广传禅宗宗风,受到崇敬。五年后突下“无心留此国,有心复宋国。有心无心中,通天路头活”一偈回国。 


南宋咸淳五年(1269年),石溪心月法嗣大休正念等应北条时宗之请东渡日本弘法,历住禅兴、建长、寿福、圆觉等刹。其时正逢元兵南侵,横扫欧亚,他积极参与抗击蒙古人入侵,面对强敌,正念在给北条时宗的法语中说:“所谓一念不生,前后际断,方可出生入死,如同游戏之场;纵夺卷舒,常自泰然安静。胸中不挂寸丝,然立处既真,用处得力。凡总领百万貔貅之士,如驱一夫,攘巨敌,安社稷,立万世不拔之基,是皆妙悟佛性之灵验也。”以此增强时宗抗敌的信心,坚定其对禅宗的信仰。并在一般的武士中传禅授法,“宣扬的临危不惧、视死如归、孝悌忠信、英武多谋等思想,也为确立武家风范起了积极的作用,对日后武士道的创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曾为日本诗轴《石桥颂轴》作序,留下了宝贵资料(见附一)。元至元二十六年(1290年,日本伏见天皇正应二年),大休正念示寂,享年七十五,谥号“佛源禅师”。大休正念流派称大休派,又作佛源门徒,为日本禅宗二十四流之一,遗著有大休和尚语录六卷。大休正念在日传禅二十年,专倡南宋临济禅风,严格按照宋地禅寺规矩建设寺院管理禅林,功不可没,在日本禅宗发展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


兰溪道隆、大休正念等和后来的无学祖元及其弟子在日本的弘教,僧堂生活大量移植宋法,浙江文化和生活习俗在日本开始被效法,临济禅风、径山茶道花道、遂根植于日本,就连径山的制酱工艺、大酱汤、霉豆(纳豆)制作也在日本被广为引用。元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年),元帝国开始第二次东征日本,远征军由江浙和朝鲜两地同时出发。面对来犯的灭其故国的蒙古大军,他积极参与武士们祈祷神佛降伏外敌的活动,还特地给北条时宗递去“莫烦恼”纸条,坚定北条时宗抗敌之志。时宗对老师无学祖元说:“尊师平素教诲之恩正在此时!”并大“喝”(临济宗的“喝”)一声。祖元大悦:“真是狮子儿,能做狮子吼。”无学祖元认为:“正可格邪,小能敌大;皇天无私,功归有德。”结果日元之战,以元军失败告终。北条时宗及其武士们认为,战争的胜利得益于参禅问道所锤炼、熏陶起来的刚毅、果敢的武士精神。无学祖元示寂时还偈云:“来亦不进,去亦不后。百亿毛头狮子现,百亿毛头狮子吼。”禅宗浸润日本人的生活,无学祖元功不可没。无学祖元之于北条时宗,犹如明朝朱棣之姚广孝,且胜过姚广孝。


南宋有许多文人墨客、官员、僧人上径山朝拜,都留下有不朽的诗篇。

乾道八年(1172年),旅人、南宋诗人范成大赴静江府(广西桂林)就任,驻足余杭上了径山,留有《题径山凌霄庵》:“峰头非尘寰,一舍谁所茏。轩眉玉霄近,按指沙界豁。万山纷累块,众水眇聚沫。来云触石回,去鸟堕烟没。向无超俗缘,兹路讵可越。偕行木上坐,同我证解脱。”《径山倾盖亭》:“万杉离立翠云幢,嫋嫋稀闻晚吹香。山下行人尘扑面,谁知世界有清凉?”

礼部侍郎兼刑部侍郎张九成(1092-1159年),多次登径山,问道于大慧宗杲,并在径山建“无垢轩”,自号“无垢居士”。宗杲有“寄无垢居士”偈咏一首相赠:“上苑玉池方解冻,人间杨柳又垂春。山堂尽日焚香坐,常忆毗耶杜口人。”

冯楫( ?~1153年)问道于大慧宗杲,在径山建“不动轩”坐夏禅居,并自嘲:“公事之余喜坐禅,小曾将胁到床眠,虽然示观宰言相,长老之名四海传。”

吏部员外郎王洋留有《思径山》:“汲引凡躯驾海鳌,恢张奇壮自仟曹。九龙献宅金园贵,四众添花宝范高。身住四禅观梦境,眼收万象比秋毫。经行会遇登临处,勉策筋骸莫欢劳。”

喻良能留有《题径山一览亭》:“历览众峰顶,下视飞鸟背。一身凌紫霞,迥出尘寰外。”

释子益留有《一上人之径山》:“一处才通处处通,凌霄突兀对青龙。道途不涉最亲句,只在平常日用中。”《传上人之径山》:“佛祖不传希世宝,千人万人觑不破。五峰相见索看时,切忌倾出一栲栳。”

顾逢留有《寄径山首座》:“双径平分席,丛林总下风。东西两班首,兄弟几人同。地涌溪云白,潮推海日红。不须思出世,只合老山中。”

中书舍人朱翌留有《径山白虎寺诗》:“绕郭寻好山,直北得睹径。一重复一掩,间度略知名度峻。溪声出左方,环玦步相应。万木俨扶持,四山拥清润。高疑星可摘,况乃斗之分。诸分恨到晚,六月宜问信。颇闻开山老,说法起众病。坐受於菟降,了不怀寸刃。山僧诧神通,辩口纷若磬。我岂必胜哉,渠自有佛性。”


陆游与径山涂毒智策弹师友善。留有《寄径山印禅师》:“市朝声利战方酣,眼看纷纷每不堪。但有客夸车九九,了无人问众三三。会当身返东西蜀,要与公分上下庵。春枕悠然梦何许,两枝筇杖唤鱼潭。”《哭径山策老》:“岌岌龙门万衲倾,翩翩只履又西行。尘侵白拂绳床冷,露滴青松卵塔成。遥想再来非四入,尚应相见话三生。放翁大欠修行力,未免人间怆别情。”《赠径山銛书记》:“径山老将无勍敌,百万魔军俱扫迹。座下何人策隽功,筹略纵横銛记室。銛公声名满吴会,惟有放翁最先识。奕奕挥毫王粲诗,翩翩插羽陈琳檄,风雷东海起伏龙,缫藉圜丘荐苍璧。径山入门第一义,万口哗语真称职。我谓銛公岂止此,径山钵袋渠能得。一枝白拂倘付之,会见青天飞霹雳。”


南宋名将张俊曾孙张镃留有《径山绰上人寄新雪》:“重闉初履霜,深山已堆雪。牛鸣数舍地,气序何骤冽。禅宫旧龙居,长夏扇可彻。各崖蔽森蓊,双径穿巀嵲。所以方冬时,集霰即飞屑。廊阶游鸽处,爪迹应冻绝。立齐老僧腰,此话忌轻说。扫赠满棕筥,凝明胜瑶玦。梅风落叶窗,我固傍高洁。畴能报清投,煎茶沃诗舌。”

释绍昙留有《送径山圆兄乱后归乡》:“故国类尘惨甲兵,劳生终日望升平。军持带得龙渊水,归去何妨一洗清。” 

吴潜,宋理宗时曾拜相。大慧宗杲在径山撰写了《正法眼藏》,吴潜为之作序:“《正法眼藏》已足概妙喜家风,顾当时入室如张无垢犹以忠国致疑,而公独抉。开四字直示五眼(指法眼、慧眼、天眼、佛眼、凡眼。),宣扬妙旨,无比痛快。嗟乎!公可谓了窥印度,惊策迷方者矣。公相业冠赵宋所在尸祝,余杭亦有专祠,人第知为洞霄提举,而不知实径山津梁也。故录此以存什一。”公开赞扬肯定大慧宗杲抗金的民族精神。


温馨提示:本平台为大家推荐径山寺禅茶景区、双溪漂流景区及山沟沟生态景区民宿!联系电话:15990075792

您可能需要:

Copyright @ 2022 径山旅游网-天目精舍 iTemMo.Com | 广告赞助联系:15990075792